龙庭羽

一支偶然落在闲庭的惊鸿之羽,做了一场游龙的大梦

尽头

直到现在我还单纯地相信天空是有尽头的,就像我们脚踏实地奔跑在草地上,你不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这是万有引力的缘故。但是,认真地想一想,这又是件浪漫的事,人和人,人和大地,人和万物生灵,冥冥之中就这样联系在了一起。

不过,我这样糊涂的过活,大概是笃信人也能像在陆地行走一样行走在天际,散步在晨钟暮鼓的时候。想象一下,脚下的路是近似透明的蓝,是云的白,霞的红,是无边黑夜中的星的光,月的皎……这样的事,想起来也是面红心跳,像我突然地一指,就硬生生地把天空落在了一张纸上。

也许在我的维度里,陆地和天空早已经是两幅既成的立体画。一幅基于现实,感知和心跳,一幅成于幻觉,梦境和想象,而这画都是伸手即来,落地可走的。这总有些痴人说梦的意味来,像个神经质的导游,突然地仰望天空,说道:你知道吗?天空其实是有尽头的。

你只是笑笑:天空怎么会有尽头呢?

我知道你不相信,像我问过的很多人,带着不可思议却又难以置信的表情。我不会因此失落,也并不觉得遗憾。依旧打起精神,日复一日的提问,日复一日地等在人海深处。别不信,我总会看到有些个傻瓜笑着点点头,说道:是啊,天空的确是有尽头的。


我们就这样痴痴傻傻地笑过了岁月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龙庭羽 / Powered by LOFTER